作者自述:从大襟岛到泗安岛,这是对于44名麻风康复者2009年至2012年日常生活的影像记录。

大襟麻风病康复医院,1924年建于广东台山大襟岛,八十七年中共收治过1200余名麻风病人,顶峰时同时在院500多人。2011年1月9日,44名麻风康复者全部搬离此岛。

泗安麻风病康复医院,1958年建于广东东莞泗安岛,共收治过2300多名麻风病人,顶峰时同时在院800多人。2011年大襟医院44人迁入后,现有康复者80多人。

当周围的海水变成了淡水,44名海岛居民中,有的人生活习性依旧,仿如昨天和今天;有些人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生存空间;有的人却变得无所适从;有些人加速了自己的病痛和衰老;还有些人却是生死之别,两年中先后已有六人离世。

本影集中,每一位康复者以左右两幅照片并置的方式,来展现他们2009年到2012年两岛的生活状态。
1/44黄美齐,1930年生。1960年病愈出院后,主动要求到大襟医院做护理工作。 左:星期天早上的弥撒,大襟岛,2009。 右:准备晾晒的桂圆,泗安岛,2012。
2/44孙添洪,教堂在册布道员。大襟岛时,每天三次到好朋友的墓地打理,风雨无阻。 左:雨后的早晨来朋友的墓地查看,大襟岛,2009。 右:和圣母像的合影,泗安,2011。
3/44黄十六,70多岁,几乎不和别人说话,但经常自言自语,性格孤僻。 左:雨后在自己的厨房做早餐,大襟岛,2010。 右:午睡,泗安岛,2012。
4/44邝锦华,1955年生,病情轻微,大襟岛时自己有条小渔船可以每天出海打鱼。   左:台风过后,大襟岛,2009。 右:给在闲暇时河里捉的龟换水,泗安岛,2012。
5/44何顺才,1943年生,1957年入大襟医院。   左:渔民从镇上帮买的鸡,大襟岛,2010。 右:晒太阳、听粤剧,泗安岛,2011。
6/44陈满全,1930年生,由于双腿高位截肢,无法穿戴假肢,行动只能靠轮椅。   左:被陌生女孩吸引,大襟岛,2010。 右:和大学生志愿者,泗安岛,2012。
7/44骆炳合,1953年生,因年轻,在大襟岛时负责打针,搬入泗安后不再负责打针工作。 左:每天早晨要代医生工作,大襟岛,2010。 右:护理病中的老人,泗安岛,2012。
8/44刘祝权,1945年生,大襟岛时为副村长,到泗安岛后因村长的突然去世,现为村长。 左:由于信号弱,打电话要到房顶,大襟岛,2010。 右:小教堂内,泗安岛,2012。
9/44黄钜德、1933年生,大襟时在册的教堂布道,会计。善书法、写诗、填词、唱粤曲。   左:“电波少年”,大襟岛,2010。 右:因地面湿滑摔伤而截肢的右臂,泗安岛,2011。
10/44司徒振焕,70多岁,孤儿。年轻时在大襟岛常随渔船出海捕鱼。   左:搬迁前理发修面,大襟岛,2010。 右:乘凉,泗安岛,2012。
11/44李振芳,1945年生,说话不清,又名哑仔。大襟岛时每天帮老人打热水和冲澡。   左:闭目养神,大襟岛,2009。 右:废弃的二层楼道是他的“地盘”,泗安岛,2012。  
12/44沈冠,约40岁,平时基本不说话,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静坐沉思或抽水烟。   左:抽水烟,大襟岛,2010。 右:抽水烟,泗安岛,2012。
13/44黄浩树,1929年生。整理麻将是老人的爱好,尽管从来不打麻将。   左:活动室内,大襟岛,2010。 右:活动室内,泗安岛,2012。
14/44胡树,1928年生,无论在哪里,老人对狗总有一份特别的情感。   左:和小狗逗乐,大襟岛,2011。 右:樟树下,泗安岛,2012。
15/44钟国,约40岁,现为泗安康复者中的总务。   左:走廊内,大襟岛,2010。 右:2012大年初一,泗安岛,2012。
16/44徐梅英,1925年生,双目失明但非常爱干净,别人帮她洗过的衣服她总要再洗一遍。   左:搬迁前夕身穿新棉衣在走廊里,大襟岛,2011。 右:等待神父,泗安岛,2012。
17/44梁林标,1921年生,香港人,曾辗转多家麻风病院,教堂布道,现双耳几近失聪。   左:午后教堂里的弥撒,大襟岛,2010。 右:午后宿舍里的弥撒,泗安岛,2012。
18/44陈艳芳,78岁,大襟岛时义务护理员。   左:教堂里的弥撒,大襟岛,2009。 右:缝补衣服,泗安岛,2012。
19/44黄群素,1920年生,平时少言寡语。   左:走廊里的弥撒,大襟岛,2010。 右:洗晒衣服,泗安岛,2012。
20/44邓妹,80多岁,双目失明。   左:宿舍内,大襟岛,2009。 右:宿舍里的弥撒,泗安岛,2012。
21/44赖娇,1925年生,双目失明。 左:走廊内等待午餐,大襟岛,2009。 右:宿舍门口,泗安岛,2012。
22/44黄少欢,1926年生,广州人,老人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再看一眼广州爱群大厦。   左:自己缝补义肢,大襟岛,2010。 右:晚餐,墙上为五姐妹合照,泗安岛,2012。
23/44王德妹,1933年生。小时卖入富家做丫环,抗日战争时发病,现没有亲人。   左:给自己的菜地洒水,大襟岛,2010。 右:拿义肢去修理,泗安岛,2012。
24/44胡玉泉,约90岁,客家人,民国时期就入大襟医院,现大襟康复者中最早者。 左:走廊里的休憩,大襟岛,2010。 右:笑,是老人最多的表情,泗安岛,2012。
25/44伍尚裕,70多岁。因病情轻微,在大襟岛时帮人在小码头收渔货。   左:在自己搭建的房子内,大襟岛,2009。 右:麻将是主要消遣,泗安岛,2012。
26/44吴运启,1922年生,双耳几近失聪,平时爱喝酒。   左:搬迁日凌晨,床头的耶稣像要随身带上,大襟岛,2011。 右:理发,泗安岛,2012。
27/44张金励,1953年生,大襟岛时负责采购、理发、打针等工作。   左:走廊里,大襟岛,2010。 右:刚被包扎过的伤口,泗安岛,2011。
28/44李织娣,1926年生,与梁林标配合负责每天的弥撒和小教堂偶尔的教务活动。   左:搬迁前打包的行李,大襟岛,2010。 右:整理小教会物品,泗安岛,2012。
29/44麦细莲,1930年生,7岁为孤儿,8岁发病。迁入泗安后长期卧床,于2012年11月离世。   左:教堂的耶稣像不在了,大襟岛,2010。 右:病中,牧师前来探望,泗安岛,2012。
30/44吴俏荣,1937年生,12岁发病。在大襟医院时负责衣物及义肢的缝补工作。   左:在自己的工作台前,大襟岛,2010。 右:现在的缝补有义工代做,泗安岛,2012。
31/44廖仲涛,1935年生,18岁时流浪,后入大襟医院,现为泗安医院象棋高手。 左:搬迁日的凌晨,大襟岛,2010。 右:下棋,泗安岛,2012。
32/44黄称,1930年生,大襟医院饭堂的厨师。入泗安后负责小码头岸边的清洁工作。   左:台风过后,废弃的木板用来烧火做饭,大襟岛,2009。 右:编竹篮,泗安岛,2012。
33/44周昌,1935年生。入泗安后,因双脚方便,宿舍被安排在了二楼房间。   左:在自己搭建的厨房内劈柴,大襟岛,2009。 右:纳凉,泗安岛,2012。
34/44麦悦熙,1946年生,2010年一人曾搭客车回老家了一趟。   左:双膝行走,大襟岛,2009。 右:饭后去公共水房,泗安岛,2011。  
35/44梁建忠,1936年生,广西人。迁入泗安后自己开了一间小商店,平时酷爱看书。   左:搬迁日的早晨,大襟岛,2011。 右:午后,在自己小店里看书,泗安岛,2012。
36/44谭亚德,1942年生。大襟医院时为药剂师。   左:搬迁前,在自己的题诗和行李前,大襟岛,2011。 右:喜获“新腿”,泗安岛,2011。
37/44余彬,1930年生,在大襟医院时,每有客人来访,余彬总是作为领唱。女领唱为黄少欢。   左:领唱《朋友我永远祝福你》,大襟岛,2009。 右:练唱《爱的真谛》,泗安岛,2012。
38/44张观兴,1923年生,酷爱读书看报,2012年4月,因心肌炎去世。   左:午后的阅读,大襟岛,2010。 右:病痛中,泗安岛,2012。
39/44朱沃辉,约70岁。严重脊椎骨质增生。因不愿截肢,淋巴癌迅速扩散,2012年5月去世。   左:提水,大襟岛,2010。 右:护工花了两个小时包扎完毕的伤口,泗安岛,2012。
40/44邓居南,1915年生,大襟时已卧床七八年,迁入泗安后却可以坐起,2011年6月离世。   左:虽卧床多年但精神矍铄,大襟岛,2010。 右:坐起吃饭。泗安岛,2011。
41/44梁荣标,80多岁。到泗安后疑心尿毒症,因儿子拒不来探望,遂在2011年秋上吊自尽。   左:搬迁前的黄昏,大襟岛,2011。 右:自尽窗户上的细绳和竹杖,泗安岛,2012。
42/44朱德祥,约1930年生,10岁生病,大襟医院时为村长。2011年5月因滑倒脑出血而去世。   左:冬日小溪边的洗浴,大襟岛,2012。 右:迁入泗安的庆贺日,泗安岛,2011。
43/44黎永佳,1939年生。迁入泗安后老人身体每况愈下。   左:搬迁日,礁石上等人来搀扶上船,大襟岛,2011。 右:窗边,泗安岛,2012。
44/44温伦进,大襟医院时的厨师、发电房管理员、修墓人等。现在泗安做基本护理工作。 左:独自一人修建多座墓地,大襟岛,2010。 右:迁入泗安的庆贺日,泗安岛,2011。
评论区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