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

现实与梦幻聚合的送灵葬歌——《指路经》

 以《指路经》这么厚重的标题作为我摄影的专辑实在有些汗颜和心虚,我的照片太轻薄了!

之所以还是这样命名了,一是给自己一个方向,二是给自己一个压力——还要拍下去、积累下去!

 这个专辑关于是彝人葬礼和送灵返祖的仪式,其中死者有七十多岁的老人,有两岁的小孩,有因吸毒而死的丈夫和悲伤过度而死的妻子,但我想表现的是人们在这种仪式中的状态,而非仪式本身。
 






“人死有三魂,一魂随祖走,一魂来守坟,一魂住阴间。”

  亡魂有祭祀的毕摩来指路,现世的我们由谁来指路?
 


彝人的葬礼多为火葬,小孩的夭折和成年人的死是悲痛的,老年人的去世则是高兴的事。

 





 

彝文《指路经》是毕摩为死者超度亡灵而念诵的经文,它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死者的灵魂送回到祖先的居住地。所谓“指”即“指引”、“指导”;“路”即“阴路”、“归路”,即亡人魂归祖地的路线,也就是亡人祖先从原始居住地迁到现时居住地所经过的路线。


更多图片请看摄影集:凉山系列——《指路经》!

 

附《指路经》译文:

去兮去兮,
欲行路边站。
堂狼山之旁,
除秽摇神扇,
倘若不摇扇,          
难把秽来除;
人逝名犹在,          
倘若名不在,
难把路来指。
        
逝者尔一人,
逝时如日耀,          
生时如月美,
在世百事顺,          
寿长如松柏。
而今粮备足,          
用物俱齐全,
彩云腾腾寨边降,      
微风徐徐传言来。
现在把路指,          
人逝名来教。

制灵魄离体,          
魂魄临斯地,
牺牲来祭祀。          
青棚叫朗朗,
净灵缀闪闪,          
祭酒黄澄澄。

今晨黎明时,          
出门骑骏马,
闻言望前行,          
牺牲随赶去。
去时得祭品,          
祭品随尔去;
去时得牺牲,          
牺牲随尔去。
祖界谷魂飞,          
田间百谷丰,
百谷随尔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祭品随尔去,
祭品随尔时,         
谷魂留人间;
灵柩随尔去,         
灵柩随尔时,
寿禄留人间;         
繁衍随尔去,
繁衍随尔时,         
育魂留人间,
子孙更兴旺。         
牺牲随尔去,
牺牲随尔时,        
畜魂留人间,
五畜更兴旺;         
神座随尔去,
神座随尔时,         
仪式留人间,
灵牌乐融融。

前行复前行,          
指路往前行,
人人这般作,          
逝者尔一人。
万兽叫震震,          
猛兽无君主。
群兽泣嘤嘤,          
尔寿如杉黄。
速速往前行,          
欲思祖界归。
人类岩之子,          
灵柩放岩中。

尔逝欲归祖,          
毕来教导你3,
欲归祖界去,          
尔来细听教。
人生蘸三水,          
生时蘸一水,
子孙更兴旺,          
子孙世间衍。
逝时蘸三水,          
毕摩来指路,
引魂院中站,          
子孙寿禄长。
祖妣逝去后,          
欲归祖界路。
人逝名犹荣,          
运福应犹荣。

欲归有三次,        
今行归祖路,
利木美姑到,           
利木美姑方,
祖路由此指,           
妣路由此起,
这般启程后,           
前行复前行,
指路向前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等待从此后,
斯伍尔甲见,      
斯伍尔甲站,
莫木索克见,           
莫木索克方,
前行复前行,           
指路向前行。
等待从此后,           
敏敏沙马到,
敏敏沙马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史阿玛孜见,
史阿玛孜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
春后巨蟒凶,
人人这般传,           
速速过此去。

等待从此后,           
昊古惹克见,
昊古惹克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
妇人不择夫,
人人这般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等待从此后,
前行一路顺,           
革阿古曲见,
革阿古曲起,           
撮那俄祖见。

等待从此后,
前行复前行,
指路往前行。
木尼巴托见。
木尼巴托方,
虎豹呈凶恶,
人人这般传。 
岩道无阻挡,
前行一路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等待从此后,
尔吉嘎布见,
尔吉嘎布方,
吹皮浮渡筏,
旧筏送祖妣,
新筏送尔渡,
过了此渡口。 
等待从此后,
甲妮松槌见,          
甲妮松槌起,
珠克玛波见,          
珠克玛波方,
逝魂莫返归。          
布黎祖卓见,
布黎祖卓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前行一路顺。
等待从此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格撮撮伙见,
格撮撮伙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白马不驯顺,
人人这般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等待从此后,
枯阿斯尔见,          
枯阿枯卓见,
乱伦复犯忌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人人这般传。
枯阿特兀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巨蟒巨口红,
人人这般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等待从此后,
卓俄特俄方,          
双蛇呈凶恶。
等待从此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倘若不懂德,
可去问智者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倘若不识理,
可去问识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等待从此后,
孜获靡阿起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穆兹格都坐。
等待从此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穆兹拉伙方,
春后巨蟒凶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穆兹勒姑方,
猛兽比孰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等待从此后,
风光望后去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风味食尽行。
等待从此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穆兹候里见,
穆兹候里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短尾黑驹凶,
人人这般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所磁维克见,
所磁维克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古鲁彻史登,
濮人依坎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彻批则皮坐,
吹皮浮渡筏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旧筏祖妣渡,
新筏送尔渡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过了此渡口。
金突东木登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祖界续根牢,
人人这般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新旧一般渡,
先有祖妣过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而今尔又去。

再登一程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玛洛液曲见,
玛洛液曲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疲惫嘴干渴,
史阿液所见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不是你饮泉。
玛洛液曲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渴亦饮一口,
不渴饮一口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尔将如此去。
等待从此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穆阿尔孜起,
乌曲乌勒见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布政日邛见。
等待从此后, 
又见错路口,
到达斯地后,
兽怪禽魔狠,
前去应细心。
依波勒体到,
巨熊猖獗地,
即使繁星缀,
群星被雾遮,
而后穿柏林,
而后出原边。 
布勒布哲站,
布堤坝上到,
赫阿日史见,
赫阿日史方,
朵兀格阿见,
魔鬼呈凶地,  
实勺祖居地,
猛兽吼震震。
日形护心镜,
兽皮为后铠,
尔披细鳞甲。
格体阿寨见,
穆兹拉朵方,
放马食青草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卸鞍饮清泉,
尔将如此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等待从此后,
黑诺尔波降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达布索尔奔,
左方有名山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狂犬吠嗷嗷,
阻挡前行路;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荆楸作祸害,
遍布前行路;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蛰虫满路口,
堵塞前行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掷骨诱白犬,
白犬尾摇摇;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取皮垫荆楸,
荆揪油滑滑;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取肉赏蛰虫,
蛰虫笑盈盈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逝者尔一人,
尔祖雪之孙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尔父雪之子,
非雪是雪衍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只要有气在,
是雪会衍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重孙九十九,
助我得重孙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曾孙九十九,
让我得曾孙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美酒不用酿,
荤肉不用牧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五谷不用耕,
稼穑如松高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尔将如此去。

等待从此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索斯麦基站,
欧吐阿乌思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前去辞人世,
辞世莫辞亲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欧吐阿乌锁,
锁亦稳固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倘若不认亲,
前行不顺利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等待从此后,
革体阿寨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布黎阿嘎见,
布黎阿嘎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六祖路一条,
布与默来会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武与乍来会,
糯与恒来会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强敌沟间伏,
遇敌莫颤怵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鳞甲耀闪闪,
尔着细磷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莫惧无缘结,
牛羊成群群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牛羊驱作聘,
尔要如此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等待从此后,
穆额伙阿见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穆额伙阿方,
德布亦擦汗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德施亦息脚,
古候卸马鞍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曲涅停马歇,
尔也如此作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尔要如此去。
等待从此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且此迪萨方,
白篱作屋筑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人人这般传,
坐起站亦起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又复往前望。
且此迪萨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心急莫骑马,
倘若急骑马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尔马也会毙;
心烦莫使奴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倘若烦使奴,
尔奴也会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革萨祖波聚,
液尔液阿山,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六祖六方分,
六祖六地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逝者望前坐,
生者死者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赤牛为祭品,
骏马作脚力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生者泪汪汪,
生者送祖去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生者返归来,
归来育子孙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子孙衍四方。
逝者骑阴马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逝者驱阴牛,
逝者赶阴羊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逝者牧阴猪,
逝者笑靥靥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逝者往前去。

左方史孜山,           
黑猿叫朗朗,
猿啼杉林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右方迩珥山,
迩珥十五峰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奇兽跳跃跃,
兽适谷中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阴路有五道,
阴路左方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逝者尔一人,
斯神心狠狠,           
闪怪手辣辣。
则革额阿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
病魔疾怪绝。
闪怪闪跃跃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擒闪于此擒,
斯闪与病瘟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围来于此镇。
白猴九代擒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斯神镇于此,
赤闪八种投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闪怪锁于彼,
暂告一段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前行复前行,
指路往前行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石门十二层,
阴路十二道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阴界北方立,
阴路南方开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阴路原上显。
左手启阴门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右手开阴门,
前方启双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后方启双方,
阴牛阴羊与阴猪,        
齐齐全驱进。
左手抓阴门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右手扶阴门,
阴门把来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抓门关亦紧,
把门锁亦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智者来教诲,
快乐无忧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昊天青幽幽,
大地坦荡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有仇也相和,
指路归此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左方居智者,
智者佳女儿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不贪尔之财;
右方居识者,
不贪尔之粮。
中央路道白,
尔要由此去。

云雾原上到,          
星云大坝见,
教魂魂前行,           
穆曲迪萨过,
日月大坝思。        
左方日道青,
九天日照空,           
日下阴人会,
九夜日不落,           
日下煎日药。
右方月道红,           
浩月不缺隙,
月下阴人闪;           
浩月常圆满,
夜月亮堂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日光透九宵,
日药取来用,           
日照除百病。

兹逝归兹列,         
选择日道去;
莫逝归莫列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选择月道去;
毕逝归毕列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选择星道去;
卓逝归卓列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选择黄道去。

阴牧与阴饰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阴牛与阴羊,
换亦此后换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不换此后换,
尔要如此去。
逝者尔一人,
尔归祖界后,           
病除魔离去,
暂告一段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五畜锦羊首,
尔归祖界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细心养羊群。
择选肥牧场,           
绵羊又繁衍,
常把羊秽除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住牧好乐园,
无与祖界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群羊阴间衍,
用物皆有备,           
无用他处求。

逝者归祖界,           
祖界万物美,
他处无与比:          
不枯不倒地,
杉花柏花开;          
不老不少地,
老雁老鹤呜;          
不死不病地,
耆老健如壮;          
不热不寒地,
稼穑比松高。          
冬季温暖暖,
夏季凉爽爽,          
祖妣世居地。

尔听指路去,          
尔居此处旺,
尔要如此作。          
前路明晃晃,
尔顺明路去,          
尔顺此道去。
服饰三千种,          
三次作艳妆,
三次作素服。          
祖界此方乐,
尔居三片地:          
杉林一片地,
走兽成群群;          
沼泽一片地,
禽畜黑点点;          
松林一片地,
稼穑绿嫩嫩,          
尔主三地于此方。
这般住牧后,          
子孙世间衍,
还要送祖灵,          
祖考归祖界,
祖妣归祖界,          
尔要如此作。
前路明晃晃,           
尔顺明路去,
尔顺此道去,           
额穆普古方,
祖界便在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乍居峻山岭,
武居无边原,           
布居荆丛边,
默糯宴诸宾客,           
恒尔去入祖群。
六祖居祖界,          
莫惧无戚宴,
倘若尊卑对,
于此取贤妻,
亲戚于是结。
祖界居巨屋,
成家而后安。
骑射于左边,
狩猎于右方,
尔将如此作。
逝时万难脱,
唯求后世安。

活者莫悲伤,
逝者速速去。
子孙世间旺,
富贵酒肉多。
逝者归祖界,
 
祖界繁又荣。
如今来祭酒,
祭酒祭三坛;
后代求福禄,
后代得福禄;
后代求安康,
后代得安康;
后代求兴旺,
后代更兴旺。
毕从左方归,
主从右方归,
往后祭尔牲,
往后祀尔食。
毕寿莫要折,
毕路莫要阻,
一段这段了。  

评论区
最新评论